记Clubhouse上的一次读书会

在上上周六,我无意中发现有一个scheduled room,主题为讨论《会饮》的开头至阿里斯托芬打嗝前的部分。我当时正在读Allan Bloom的Love and Friendship。此书的主脉络是考察eros(情爱)在真正的有情之人、专家、大师的作品中如何建立、升华、被讨论、被重视的。其中有三个大的板块,第一部分是卢梭及受其影响的浪漫主义作品,第二部分是莎士比亚对情爱最直觉和自然的考察,第三部分正好是柏拉图的《会饮》。房间发布的一个链接正好是刘小枫译的《会饮》版本,其后还正好附有Allan Bloom这本书第三部分的中译版,爱的阶梯。我于是就作为一个闯入者加入这个房间,果然组织的几个朋友是熟人了,他们听到前一天有人在某个房间提到《会饮》觉得很有趣,于是决定读一下这本书。

讨论的过程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。我们几个人都是临时起意,对书的阅读都不求甚解,而这本书又是出了名的显密参半,伏笔甚多,背景知识要求不低。所以,对于读书会的大半部分时间都是我们在临时翻书,想要找到可以聊一聊的点。但这事实上证明了不是一种好的读书方式。这也让我想起本科时期在法学院上的几门关于文学的课。如果不充分准备,用一周的时间读原本和文献,那么到上课的时候,讨论就没有效率,完全无法交流有用的东西。

但这个经历本身,促使我上一周花了不少时间彻头彻尾的读了《会饮》以及Bloom的爱的阶梯那部分评述。收获颇多,对于整本书的结构和主旨有了一些直观的感受,但要完整且严密地概述还是需要多读几遍,并参考多本文献才敢下笔。

但从这个房间的设置,以及我加入的这个行动来看,倒暗合了《会饮》的结构;或者说,会饮描述的这种聚会、高谈阔论、外人闯入突然发言的活动,是常见且富有原始动机的,所以在clubhouse上重现了相似的事情。原本房间的几个组织者恰如阿伽通邀请的几个人,已决定一起畅饮讨论;而我作为路人突然闯入,倒不像是阿尔喀比亚德,而更像是突然闯入一大群醉汉,只是为了能参加聚会就从路边进入宴会。

在Clubhouse上听了几周,我发现有意思的房间已经越来越少,而刻意挑起对立吸引眼球的房间越来越多;而这一个关于读书的小房间让我觉得很有意思,这个经历也让我重新开始读一本以前忽略的书,对我来说已经算很有意义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